周恩来奖学金创设者方润华:唯有善慈者长留名


更新时间:2017/10/17 阅读次数:0

 

方润华,著名爱国企业家、慈善家、社会活动家,方树福堂基金、方润华基金主席。曾获颁英帝国员佐勋章,1994年经国际小行星组织批准,5198号小行星命名为“方润华星”,1997年获第四届全国十大扶贫状元奖。长期关注内地教育和扶贫事业,捐助项目逾300个,善款超3亿,捐款兴建二百多所学校或教育大楼,遍及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 2004年捐资建立南开大学“树华电子智源中心”,2005年萌生“周恩来纪念奖学金”构想并于2006年10月成功落实,2007年,周恩来奖学金首次颁奖。 

(一)

“我回想因战时失学,未能完成中学的学业,年少失学是人生的一大遗憾事情,感到很痛苦,那时候无业可营,生活困苦,粮食、医药奇缺,使我体验到贫困的苦楚,因而产生扶贫助学的思想,激发起捐资建校、培育人才的善举。” 

年轻时方润华也有过上大学的梦,但是日本侵略者的炮火改变了他的命运。17岁那年,正在香港英皇书院就读的方润华,家庭遭到劫难。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军侵占香港,以其父方树泉先生“有反日之嫌”为由,竟将其苦心经营多年的义德芝麻厂徵用作为疗马院,店铺被查封,银行帐户被冻结,方树泉先生辛苦打拼多年积累下来的财产一夜之间几乎荡然无存。他在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下病倒了,再无力供养方润华读书。 

作为家中长子,方润华失学后毅然挑起全家的生活重担,每天早出晚归拼命做事,支撑一家的生活。处在日本侵略者统治下并受日军欺侮的方润华此时即已深切地感受到:国不强民不富,则国将不国、民将不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每个人都要为振兴国家和民族而奋斗到底,迎接中华民族扬眉吐气之日尽快到来。 

在五十余年的商海风云中,方润华终于取得了成功。难能可贵的是,在他成功之后,一直坚持“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宗旨,始终不忘回报社会。他每年将盈利的十分之一,通过方树福堂基金会和方润华基金回报社会,用于支持和发展祖国公益事业。 

方先生十分景仰爱国侨领陈嘉庚先生,而且十分推崇陈老先生的教育思想,自身也致力于推动教育事业,他认为只有兴教助学,培养人才,才能使经济发展,国家富强。几十年来,他的信念坚定不移:“推动教育是一项长远事业,现在撒下种子,日后才有开花结果的一天。教育的影响力跨越世世代代,其精神延续不断。”1997年,方润华的热诚成就了他的“全国十大扶贫状元”荣誉,这也是他最为自豪的称号之一。教育及慈善团体赋予方润华的名衔多不胜数,然而他不求名利,只着重于雪中送炭,哪里有需求,他觉得有能力做到的,符合原则,他必全力以赴,亲力亲为,检验实效。 

他一心助学,不投资项目,他认为“投资经济项目,比如搞个房地产、建一座工厂什么的,让‘钱’到自己口袋里没有意思,而捐助教育,最终会留给孩子们幸福”。他对于资助过的学子“没有想过什么回报,但希望他们能努力读书,投身祖国建设,当知道他们有所成就时,心里特别欣慰”。 

(二)

   “我没有在学校留下指爪痕迹,只有留下了字迹、拍照、讲话录音或其他的纪念品,这些东西给我们的家人及到访的朋友留下甜蜜、愉快的回忆……重看过往的照片,觉得自己的年岁增加了,真是岁月不留人,但是捐资教育,培育人才,是一件好事情,心情很舒畅,我发自内心的话:我们做了好事,心安理得,永留天地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说到方润华与南开大学的情缘,要从2004年讲起。 

2004年,香港方树福堂基金会捐资80万元人民币、南开大学配套45万元建立 “树华电子智源中心”,坐落在南开大学伯苓楼4层,由3间独立机房组成,总面积约300平方米,拥有140台计算机,开设“数据库”、“数据结构”、“计算机网络基础”、“电脑平面设计”等课程,每学年平均使用量约为15万人/时,其正式投入使用将改善南开大学计算机教学的硬件条件,提高计算机软件课程的实验教学质量。 

2005年秋天,方润华赴南开大学出席“树华电子智源中心”揭幕仪式。当他走进美丽的南开校园,站在敬爱的周总理大型塑像前,脑海中突然涌出设立“周恩来纪念奖学金”的构想,当即获得学校领导的认同。他认为此举不仅纪念以周总理为代表的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宣扬他们为国为民举生奉献的高尚情操;亦可帮助贫困大学生渡过难关,激励他们以周总理等杰出校友为榜样,发奋读书,他日回馈社会。 

设想有了,但实施起来并不容易,以伟人命名奖学金,且涉及到在香港筹资,政策性很强,在当时面临了重重困难,南开校方与方润华一直保持着高频率、高效率的联系,积极沟通情况,共商筹资方案,梳理多方关系,方润华为此不辞辛苦,奔走操劳,使这项牵动广大南开学子和香港各界朋友人心的富有时代意义的工程得以顺利启动。 

出于对周总理的崇敬之情,“周恩来纪念奖学金”得到津港两地善长任翁的大力支持。方润华以两个基金的名义捐出40余万元人民币作为启动资金,抛砖引玉,香港各界朋友随后捐款150余万元人民币,内地工商界的企业家、实业家和我校友教职工也热烈响应,捐款总额也达到100余万元,方润华和我校共同商定的筹资工作第一阶段初始目标300万元人民币胜利完成。 

2007年12月7日,“周恩来纪念奖学金”首届颁奖仪式在南开大学举行,旨在弘扬周恩来精神,激励学生德才兼备,树立青年周恩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远大抱负。此后,“周恩来纪念奖学金”成为代表南开学生最高荣誉的奖学金之一。

(三)

方润华如今92岁,谈起人生,他多次说起“什么是有意义?什么是丰盛的人生?能够使失学的学童返回学校念书,能够使他们看到光明的前景,激励他们天天向上,为祖国、为人民服务,为民族争光,就有满足感了,这就是有意义和丰盛的人生。” 

“因在战时失学,未能完成中学的学业,激发起我捐资兴学、培育人才的决心;因在战时患病,缺医乏药的痛苦,引起捐建医院、捐赠医疗设备及保健资料的构思,希望别人保健安康;因在战时受了日军欺凌侮辱,激发起了我的爱国心,希望祖国富强兴盛;收到别人的轻视,激发起我奋发图强、创立基业的决心;尝尽了失学、患病、挫折、打击的苦痛滋味,使我有关怀别人的仁爱之心和善心。” 生活所有的苦楚让方润华寄望有生之年能为世界、祖国、家乡、宗族做一点善工,使此生成为有意义的人生。 

除了长期在祖国内地助学兴教、扶贫济困、捐助各项公益慈善事业之外,方润华还不遗余力地关注和扶持祖国的经济建设和科技事业。更令人敬重的是,这位並没有担任过任何政府官职的企业家,每时每刻想的、做的都是国事、天下事。

方润华鼓励每个人做一点小小善工。“一般人认为行善助人是富人可做的事情,其实,普通人不论年龄、性别、在职或退休人士都可以去做。每个人可按照自己的能力(财力、体力)去做。做到‘量力而为’、‘知行合一,言行一致’,讲了就要去做,积少成多,主动、积极去干,就会心安理得。一般人可以做做的小小善工,包括把自己的知识、经验指导后辈,通过写字、写信、简报、劝导,鼓励他们上进,纠正错误,纳之于正轨,成为良才。富有人家、企业界朋友捐款助学,可以把益智书籍、杂志、报纸等捐赠给当地的学校;扶助老弱病残者或不幸家庭(如留下了孤儿之类),或特别贫困的家庭,主持正义,替贫苦大众奔走,施以援手,还有很多大同小异的善工,只要留心传媒报道和求助者的呼声,便可知情。”

方润华喜欢以文会友,通过往来信件通讯。他喜欢简报、写单张——把益智的语句、诗文写在单张上作为赠言寄给师生、朋友,以期盼励志共勉和集思广益。在方润华与南开师生的往来信件中,每每夹带着几张粉色的字条,字字句句生动地反映一个长辈的爱国、爱校、爱他人、爱教育之情。

在多年来的慈善工作中,方润华深深体会到:施比受更有福,而且做了善事,心安理得。特别是每当收到捐赠学校所在地的政府、民众及师生热情洋溢的感谢信,以及耳闻目见到青少年健康成长时,内心的喜悦是难以形容的。人变得开心,思想开朗,自然会长寿,所以“多做善事,积福积德”是有科学根据的。 

尽管年事已高,方润华“祁望晚年余热仍生辉,心怀祖国,善业永留天地间”。